当前位置:南京埃德伯格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数码美国联邦 法院的新决定,可能使游戏专利纠纷急剧减少
美国联邦 法院的新决定,可能使游戏专利纠纷急剧减少
2022-10-29

本周一,在TC Heartland与卡夫食品的一场专利纠纷案中,美国联邦 法院做出了一项可能影响深远的决定。法院裁定,专利所有人只能在被告成立的地区,和已形成明确侵权事实、并具有正常和成熟的营业所在地法院起诉被告。这意味美国泛滥的专利流氓(Patent troll)不能再把被告拖入自己的节奏,在更容易打赢专利官司的地区法院起诉他人。

这一裁定对于游戏行业的影响也会非常大,在专利流氓聚集的德州,同样也是游戏专利诉讼案件最多的地区。长期以来,德克萨斯东区受理的专利案件,一直居于全美94个联邦法院分区首位。

1999年,德州东区只有14件专利案件申请。到了2003年,申请数量已经增加到55个。2015年,这个数字到达了恐怖的2500件,其中绝大部分被指出是由专利流氓所提交的。

德州是美国首屈一指的农业州,由于对高科技产业的不熟悉,当地法官制定了对专利所有方更加友好的规则。德州东区法庭审判速度快,陪审团相对而言也容易倾向专利所有方,且更乐于支持要价高昂的赔偿。许多专利流氓大多都在德州设立了一家皮包代理公司,专门用来打官司。依托于电子成长起来的游戏公司,自然也免不了被当作猎物。

比如2007年,芬纳投资(Fenner Investments)曾将微软、索尼、任天堂三家公司做主机的公司告上德州东区法庭。芬纳投资认为,该三家公司制造的游戏手柄,侵犯了自己于1998年提交、2001年颁发的,专利号为6,297,751的 “(低压手柄端口接口)low-voltage joystickport interface”专利。

事实上,微软、索尼、任天堂三家在主机行业叱咤风云的公司,一直被认为是游戏行业的一块肥肉。触觉系统公司Immersion曾在2002起诉微软、索尼的在手柄震动反馈的设计上剽窃了自己的专利技术。微软在当年12月与Immersion庭外和解,支付给了Immersion公司2600万美元,索尼的案子则一直拖到了5年后。

不过早认怂还是有好处的,2007年索尼最终撑不住,同意在三年时间内陆续支付 2250 万美元给Immersion,另外还附加 1 亿美元的权利金和专利费作为赔偿。而根据微软当年和Immersion达成的和解协议中的附加条款,微软获得了Immersion公司支付2075万美元的和解金。从某种角度来看,Immersion算是联合微软,跨越5年敲了索尼一笔竹杠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在德州东区打的专利官司,都是有目的的易地起诉。2005年,日本游戏大厂Konami曾经就《舞蹈革命》被侵权为由,在德州东区对德州本土的游戏开发商Roxor Games提起诉讼,要求法院禁售其开发的街机舞蹈游戏《In The Groove》并赔偿损失。最终Konami得偿所愿,虽然本身占理,但德州东部对于专利所有方的友好,对于让Konami这家日本厂商能够以较为顺利的过程赢下官司帮助很大。

但德州东区法院对于专利所有人的友好,带来的更多是对游戏行业的负面影响。美国专利流氓盛行程度远超世界,这些皮包公司往往利用美国专利局对于商业专利的宽松政策,大肆申请专利,以及成批量地收购拥有专利的公司,专门与大公司打官司获利。像微软、苹果、谷歌这样规模的企业,每年都要花费巨款在应对诉讼上。

甚至于说,在游戏领域,专利流氓已经把触手伸向了中歇发者。

2011年开始,专利许可公司Lodsys开始针对性地起诉一些App Store开发者,以他们侵犯了“应用内升级和购买”这两项技术专利为由,要求中歇发者们支付其总收入的0.575%给Lodsys作为赔偿。

虽然0.575%不算太多,但聚沙成塔,Lodsys这种饥不择食的行为也遭到了游戏行业的鄙视。在2011年以前,Lodsys就已经起诉了许多个在App Store发布应用的实力开发者,包括Rovio、EA、雅达利、Take-Two和Square Enix等。这些大公司普遍不愿意和Lodsys做过多纠缠,大多选择了支付赔偿金庭外和解。在洗了一遍大公司后,Lodsys终于将目光投向了数以百万计的中歇发者。

Lodsys和苹果达成过授权合作,但Lodsys声称该授权并不能覆盖到所有的开发者,因此大量的苹果开发者暴露在被诉的风险下。虽然苹果后来专门为此事向法院发出过动议,但受理Lodsys起诉案件的德州东区法院否决了该项动议,所以自2013年以来,Lodsys依然可以恣意要挟任一苹果开发者。

而此次5月22日美国联邦 法院的决定意义就在于,像Lodsys这样的专利流氓对中歇发者的威胁,基本被无效化。专利流氓惯用的伎俩依然是靠要挟达成庭外和解,对簿公堂消耗的成本过大,只有在要求的赔偿金巨大的情况下才会祭出。

只有在专利侵权案的被告注册地才能起诉的决定,基本堵掉了专利流氓在全球找猎物的行为,真正走到打官司这一步,还要面对当地法律、陪审团倾向,以及对赔偿金额敏感程度的变化,也可以说是变相提高了讼诉成本。

∩以预见的是,由美国当地企业发起的游戏领域专利诉讼,将会大大减少,但离绝迹恐怕还有不小的距离。美国各区法院对该项决定的贯彻程度,相信也有不小的影响。不过归根结底,还是美国专利局对于模糊商业专利的宽松放行政策所造成的。

游戏行业这块蛋糕近年来越做越大,相信盯上的人,不在少数。